今天讲阿紫的故事。
 阿紫说“一个人傻笑就是神经病”。 

她经常一个人傻笑,所以她看自己是个神经病。 

算起来,她都神经三年了。 

阿紫很久以前就来东莞,干小姐。 

2014年失业,认识一男的,身高一米六余一点,体重近两百,嘴角有颗长毛的大黑痣,朋友叫他毛痣。
阿紫对毛痣的颜值的评价是“关了灯都一样”。

有时候毛痣不愿意关灯,说想欣赏阿紫气喘吁吁的样子。

这时,阿紫就会闭眼,闭眼就是天黑。 

毛痣不仅丑,还穷。 

朋友问阿紫看上毛痣啥? 阿紫说“就看上他穷”。因为穷,没去过那种地方,所以对阿紫的过去一无所知。就算哪天知道了,问题也不大,毕竟他条件不是一般的差,失去阿紫就是失去性福。 

令人欣慰的是,毛痣做饭好吃。

以前家里开快餐店,从小和锅炉接触,后来家里的店关了,来东莞打工,一直都在各种大排档当厨师,工资从6百块干到现在3千5。 

2014年,失业的阿紫在一家大排档点了份牛河,好吃到哭,直接冲进大排档后厨,跟炒牛河的师傅要了联系方式,没错,就是毛痣。 

阿紫觉得学会这牛河,可以自己开店,于是把毛痣请到家里。 

毛痣不老实,看人家阳台晾内衣,就偷摸着闻,闻一次不够,再闻,结果被阿紫撞见。阿紫哈哈笑,扒拉身上带的胸罩扔毛痣头上说:“闻这个,味道更好”。 

毛痣闻了几把,果然不错,捏着阿紫的胸罩说:“这个送我,明天保证教会你炒牛河”,然后扬长而去。 

第二天,炒牛河还没教,先把阿紫给睡了。说要开店就一起开。 

两人分工合作,毛痣负责所有事情,阿紫负责让毛痣睡。没多久,店就张罗起来,生意不温不火。 

赚不赚钱,阿紫不关心,她只是想找个人一起过下半辈子。 

有人说“妓女只认钱,么得感情”。阿紫也认同,但她总强调,只有在卖的女人才算妓女,当妓女不再卖了就不算妓女,不算妓女了,就讲感情了——历经千屌,归来仍是少女。 

以前的阿紫只想赚钱,然后买买买……现在她有房有车有存款,想找个男人好好过日子。 

毛痣傻傻的,吃苦耐劳,从不多问她的过去,除了长相,哪哪都及格。阿紫说:丑是丑了点,但哪个男人不丑啊?闭上眼睛都一样。 

有次半夜,阿紫骶髂关节出问题,不敢动,一动就痛得鬼哭狼嚎。幸好毛痣在身边,打120,然后接屎接尿、悉心照料。经过这一次,阿紫就认定这个男人——连屎都愿意接,再挑剔就过分了。再说,不还可以闭眼嘛。 

从此以后,她和毛痣过上没羞没臊的闭眼生活。 

两年后(2016年),毛痣跑了,带着阿紫的存款跑了。

没有任何征兆,前一天还嘻嘻哈哈的计划着回老家领养个孩子(阿紫卵巢有问题,生不了),第二天人就失踪,电话关机,认识的人也都不知道他去了哪……一个星期过去,屁消息没有。 

后来阿紫在家里找到之前开店办证时复印的身份证,追到毛痣老家。 

毛痣家很热闹,看着有喜事,阿紫问路人得知,是毛痣大婚。 

一个星期前,毛痣父母给毛痣找了个女孩,19岁,又嫩又好看,彩礼30万。没人知道这30万是阿紫的,所以当阿紫上门要钱时,被打了出来,动手的就是毛痣。一边打还一边骂阿紫神经病。 

两个收了毛痣红包的男人把阿紫抬到村口,咧着牙齿说“再不走,打死你”。 

阿紫不甘心,后面还去闹几次,每次都被打,最严重的一次打到走不动,瘫坐在泥路上几个小时没人搭理。去报过警,没用,没证据——那些钱是她自己取出来交给毛痣的,因为信任嘛,能怪谁? 回东莞以后,阿紫把房子和车子换成钱,租一个小单间,重操旧业。没生意的时候就看着银行卡傻笑。
还喜欢说:“一个人傻笑就是神经病”。

今天为什么讲这个故事? 昨天,一个女生问我关于找丑男朋友的问题,问我要不要拿钱给男朋友的问题……我当时没空,说“明天给你讲个故事”。 

就这个,你品,你细品。

欢迎大家关注我的公众号
以获得更多更好的服务体验

共 0 条留言

您的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