颜色革命是美国独霸全球的手段之一,是一种比较隐蔽的侵略模式。

 

先解释一下什么是颜色革命。

 

颜色革命是指以“推翻现有政权”为目的,自己起来当老大的革命。

 

必须是基于这个目的,才能算颜色革命。

 

而之所以叫做“颜色革命”,是因为这种革命往往是以某种颜色来命名的,比如菲律宾的黄色革命、伊朗的黑色革命、伊拉克的紫色革命等。也有叫做花朵革命的,以花朵命名的同类革命。

 

现在,世界上所有颜色革命的背后都有西方(主要是美国)的支持。

 

美国深谙“堡垒最容易从内部攻破”的道理,有理由打你,就直接打;没有理由打你,就支助你内部的人造反、闹革命。要闹成功了,新上位的反对派就是美国的傀儡,以后什么都得听美国的,美国要钱、要人、要东西——你都得给。

 

就算闹不成功,也能把你搞个半死——造成社会动荡,拖慢甚至拖垮你的发展。这种革命表面上是本国人民在争取民主,实际上是美国的战略打击。反对派的主要力量都受美国利益的支配,而次要力量则是被美国用所谓的自由、民主洗脑的愤青。

 

美国有美国的自由民主,别国有别国的自由民主,每个国家对自由民主的定义不同。很多人连“自由民主”是什么都搞不清楚,就觉得美国的自由民主才是真正的自由民主,而本国没有自由民主。

 

在美国有个说法“民主党是摩根的,共和党是洛克菲勒的”。意思就是,不管你怎么选,美国的政权都是由那几个财团掌控的。表面上是多党轮流执政,实际上都是他们说了算。

 

你在别国看到的任何阴暗和不公,都能在美国找到相应的案例,可能形式不同,但本质是一样的。

 

很多舔美人士看不透这些,所以觉得美国哪哪都好,本国哪哪糟糕。这就给了美国支助颜色革命的机会。

 

搞颜色革命主要有四个步骤:

 

第一步是制造舆论。

收集政府工作中的错误、缺失,然后夸大、煽动群众的不满;制造恐怖气氛,动摇群众对现政权的信任。然后再用自由、民主等价值观进行忽悠。

 

第二步是确定领袖。

物色一些具有影响力的右派(亲美人士)作为反对派的领袖。比如当年戈尔巴乔夫是吧,西方物色的反对派头子,按照西方的要求,一步步搞垮苏联。

 

第三步是建立组织。

想搞活动就得有组织——舆论有了群众基础、领袖也物色到了,美国就会鼓励并培训反对派建立组织,形成可控可利用的反对力量。

 

第四步是找茬挑事。

利用突发事件搞游行示威,突发事件可能是很小的事,但经过有组织的渲染,就可以发酵成大事件。比如香港的反修例,一开始游行是反对逃犯条例,结果搞着搞着目的就变成打倒林郑月娥,自己起来当香港老大。这就是典型的颜色革命。虽然最后没有搞成功,但这过程对香港的经济造成极大的破坏,这也是美国希望看到的。

 

美国通过实践发现,颜色革命的效果比直接动用武力要强得多。

 

使用武力太费钱了,之前写过战争到底有多烧钱,相比较发动战争,搞颜色革命投入的成本简直就是毛毛雨,而效果则是大大的,还不会被人骂。

 

比如打伊拉克,花了几千亿美元,死了一千多人,没有达到目的,还被世界骂得狗血淋头;而帮助乌克兰搞“橙色革命”,前后只投入2亿美元,没人伤亡,效果极佳,还得到盟国的一致支持。多好啊。

 

美国现在都养成习惯了——哪个国家要是反美或者不那么亲美,劳资就给你扣帽子,说你独裁、不民主、不人道……然后扶持你国内的亲美人士,从内部搞垮你。

 

美国政府在支持别国独立媒体、反对派这事情上,特别舍得花钱,稍微有点苗头,美国政府就拨款,你再怎么花钱,也没有打战花得多吧。

 

如果没有苗头,他们就去制造苗头。通过非政府组织去搞事,比如某个基金的合作交流,资助科学研究等,在这过程中做思想的渗透,然后再物色可利用的人选。很多舔美人士就是这样被潜移默化的。

 

搞颜色革命,就意味着社会长期动荡,经济进一步衰败——前段时间的香港暴动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。最近二十多年来发生过颜色革命的国家几乎无一例外,都这屌样。

 

颜色革命如果成功了,一开始人们会把反对派头子视为改革者、英雄,但过不久后,人们就会发现他傀儡的本质,他不仅失去当初起来闹革命的硬气,还严重损害本国利益。于是,人们就开始新的革命,发动新一轮的内部斗争,而这过程中,最惨的就是老百姓。

 

我们痛恨所有阴暗和罪恶,尤其是当它来自某些腐败官员时,但我们要明白,在美国也有同样的阴暗和罪恶,也有同样的腐败。那些让我们痛恨的事物并不是我们跪舔美国的理由。我们得分清哪些正义是真正的正义,哪些正义是美国的圈套。如果揭露阴暗、声讨罪恶是为了国家变得更好,那我们必须支持;但如果为了个人目的,企图颠覆政权,不顾百姓的安危,那我们必须反对。

 

国内互联网上那些喜欢替美国说话的人,绝大多数都没有得到美国的好处,他们替美国、替西方说话,纯粹是为了确立一个与众不同、独立思考的形象——自以为很酷,其实很可恶。

 

很多涉世未深的年轻人特别容易被这些与众不同的言论吸引,因为他们也渴望与众不同。不过不用担心,随着年龄的增长,慢慢的清楚这个世界的本质,看清利益集团的运作逻辑,尤其是等他们结婚、有了孩子以后,他们就知道,安稳的生活比什么都重要。

欢迎大家关注我的公众号
以获得更多更好的服务体验

共 0 条留言

您的留言